关闭

玉手遮天

引君入瓮(二)

更新时间:2017-06-20 02:29:21字数:4943
欧阳雨道:“且慢,天塌下来,自有爹爹与你作主,只要你不愿意,任谁也不能逼迫你!” 云深也道:“是呀,三小姐不必怕他,我等既然逢着此事,便绝不会袖手。”他早已满腔怒火,只因欧阳雨始终耐着性子,他不好喧宾夺主,这时见欧阳雨撕破了脸,他哪里还按捺得住? 孙先河大声嘲笑道:“欧阳雨,你的女儿都心甘情愿的跟了人家,你还横推竖挡的干什么?要脸不要?”话音未落,就见眼前白影一闪,陡然间华光万道,帝王剑脱鞘而出,化作团团白光罩向孙先河。孙先河叫声“哎哟”,错动脚步急往后退,但听“嗤嗤”数声,人影乍分,再看孙先河两条衣袖,已变成无数细碎的布条,便像被双巧手精心裁剪而成,十分均匀。 少林三僧无不拊掌叫好,孙先河却已面如死灰,手紧紧握着剑柄,眼睛瞟向吕承欢。欧阳菲菲走到父亲面前,咬着下唇道:“女儿知道爹爹一片好意,但女儿的终身大事,还是让女儿自己决定吧,从此以后是幸福还是痛苦,都由女儿自己承担。” 欧阳雨哀声道:“就算要嫁,也不必这么匆忙吧?至少你该带他去见见你娘,女儿嫁人,做娘的却不知道,成什么话?”欧阳菲菲道:“谁也不见,也没什么可准备的,步帅不会在乎我那点嫁妆,爹爹,女儿这便去了。”一句话说得欧阳雨心如刀割,自己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女儿,可是今天,她却让自己颜面扫地,更且还说出这种无情无义的话来。只见欧阳菲菲拉住吕承欢,道:“我们走吧。”楚孟龄作势欲拦,欧阳雨却作了个放行的手势,颓然道:“由她去吧。”吕承欢如同打了胜仗一般,哈哈大笑,一路挽着欧阳菲菲,出门而去。 欧阳诗诗顿足道:“爹,你真的不管阿宝了?”欧阳雨苦笑道:“我管得了吗?这丫头被宠坏了,几时听过我的话?如她所言,此后是福是祸,都让她自己承担吧,只当我欧阳雨没有这个女儿!”欧阳诗诗还想再说什么,却见父亲阴沉着脸,一声不响的进了大厅。众人面面相觑,都觉得今天吕承欢来的离奇,欧阳菲菲也走的离奇,恐怕这绝不是一个愿娶一个愿嫁那么简单。 欧阳诗诗只得来到叶天等人藏身的厢房,把欧阳菲菲随吕承欢去快剑堂成亲的事说了。叶天闻此噩耗,便如被人在心上狠狠刺了一刀,“哇”的吐出口鲜血。萧家兄弟见状大惊,慌忙劝说。叶天惨笑道:“她这么做,无非是报复我罢了,真想不到,我对她的伤害会这么深!”萧家兄弟本也大为震骇,这时却不得不安慰他道:“阿宝知道吕承欢的为人,断不会是真心喜欢他,我们这便追出去跟吕承欢决一死战,把阿宝抢回来便了。”欧阳诗诗黯然道:“爹说就当没有这个女儿,再不管她了。” 萧见月道:“不管哪成?师父一时气话,当不得真,我去跟他说。”四人一同进厅,见欧阳雨愁眉紧锁,单手支颐,从那呆滞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疲态。叶天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比自己要沉重得多,原本还想质问他为何让吕承欢带走欧阳菲菲,这时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 萧见月试探着问:“师父,阿宝是心甘情愿跟吕承欢走的?”欧阳雨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萧见月用指甲敲打着鼻尖,沉吟道:“阿宝虽然刁蛮任性,但终究是个明辨是非的好姑娘,我不相信阿宝会喜欢吕承欢。或许,她另有苦衷呢?” 欧阳雨抬了抬沉重的眼皮,道:“什么苦衷至于那么决绝?”欧阳诗诗道:“爹,姑娘家的心思你们男人不会明白的。吕承欢进来的时候,我和阿宝一直在门后听着,听说吕承欢带着聘礼和圣旨前来提亲,阿宝脸上的表情既愤怒又紧张,所以我敢肯定她并不是真的想嫁给吕承欢。直到爹爹要跟吕承欢动手,阿宝才冲出去应承婚事,她大概正是怕吕承欢伤了爹爹吧?” 萧见月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吕承欢也未必便是真的想娶阿宝,他笃定我们藏在岛上,却苦于搜捕不到,遂想出这么个办法,以为能够逼出叶兄。阿宝正是看穿了他的诡计,才义无反顾的允了婚事,匆匆随他而去。哈哈,阿宝对叶兄,可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冷淡啊。” 众人恍然大悟,均道:“该是如此!”欧阳雨连连自责:“都是我不好,自己女儿的心思都体会不到,唉!阿宝长大了,真的长大了。”欧阳诗诗道:“这么说,阿宝岂不是把自己送进了火炕吗?这工夫他们的船行不出多远,快去追还来得及。”叶天道:“好,我去!”这时他心中一片开朗,恨不能立刻把欧阳菲菲救回来,跟她言归于好,无论她提出怎样无理的要求,都一概应允。 萧见日和云深也都摩拳擦掌,跟着叶天便往外走。却听欧阳雨道:“站住。吕承欢、孙先河自不必说,只他麾下那些军兵,我们便对付不了。阿宝用心良苦,让吕承欢再次不获而返,倘若你们去追官船,岂不正中吕承欢下怀?阿宝的一番心思也枉费了。” 萧见日道:“那又如何?难不成眼睁睁看着阿宝陷身魔掌?” 欧阳雨笑道:“我这个做父亲的,难道不比你们更急着救回阿宝?但明知必败,便须另议良策。依我看,如果吕承欢只想以提亲的事逼你们现身,那他多半料定阿宝会死活不从,我们打开箱子,看看里面究竟是些什么东西,便知他居心何在。” 萧见月打开一只箱子,众人一瞧,无不放声大笑,原来那箱子里面装满了砖头瓦块,哪有什么聘礼?萧见月将其余箱子一一打开,殊无二致。欧阳雨道:“吕承欢根本无意于阿宝,连聘礼都是假的,我们不用急了,他们一时成不了亲,大家从长计议,非但要救回阿宝,还要把宝盒劫案查个水落石出,那时让皇上也无话可说。”萧见月道:“可是阿宝在吕承欢、孙先河这些人手上,终非长久之计,我怕他们……”欧阳雨笑道:“他们当不至于为难个小姑娘,不到迫不得已,他们也不敢。” 萧见月不再言语,心中却想:“吕承欢就算对师父有所忌惮,也绝对谈不上个‘怕’字,不过师父为人宽厚,向以大局为重,断不会为了个女儿让别人去犯险,姑且只好听从他的安排,私下里再跟叶兄、大哥另寻计较。” 欧阳雨道:“已近晌午,我令人备下斋菜,大家边吃边谈。”他唤来一名家丁吩咐一番,很快便在厅上摆起桌椅,众人团团围坐,商讨对策。 众人无非是主张以神剑岛和少林的名义,邀天下群雄寻找“九龙逆天宝盒”,抓捕真凶。叶天觉得这办法虽然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终究是夜长梦多,欧阳菲菲命在人手,怎不叫他担惊受怕?坐了一会儿,他便以身体不适为由辞了出来,独自回到房中。 不知不觉,叶天回忆起往事,那时跟欧阳菲菲在沙漠里亡命奔逃,处处艰辛,但他还是万分怀念那段日子。忽又想到孙扬被自己一脚踢成废人,使得孙家绝后,孙先河父子必定对自己恨之入骨,如今欧阳菲菲落在他们手上,即便孙先河顾忌身份,不会乱来,孙扬这小子禽兽不如,却肯放过这报仇的机会吗? 叶天越想越怕,额头已是冷汗涔涔,心道:“菲菲为了我才这么做,我也不能弃她不顾,虽然凭我一人之力无法救她回来,但陪在她身边,至少可以让她心里踏实些,是生是死,都在一起便了。”主意一定,叶天霍然起身,悄悄溜了出去。 早上吕承欢上岛时,官军封锁了附近海面,渔船尽数被赶了回来。如今官军虽然走了,这一天却也就此荒废,渔民们俱都坐在自家船上,煮些蛤蜊,喝酒聊天。叶天在神剑岛住了这么久,也结识了一些渔民,他寻了一圈,登上一艘渔船。船家是个精壮汉子,名叫张旺,自小随父亲出海打渔,使得一手好船。这时他喝饱了酒,正赤条条的躺在船板上呼呼大睡。叶天唤道:“小旺子,送我走一趟。” 张旺睁开眼,见是叶天,急忙坐起来道:“哟,叶公子,什么事呀?”叶天道:“我有要紧事去趟金陵,你驾船送我,需用多少船资尽管开口。”张旺笑道:“住在这岛上的,哪个没受过剑帝的恩惠,怎敢收叶公子的钱?只是小人这艘破船驶不得远路,几个大浪便打沉了,岂不误了叶公子性命?” 叶天心下沉吟:“菲菲落在歹人之手,我是片刻也等不得了,若果真遇到风浪,那便算我命短,只是为此连累张旺,却万万不成。”说道:“还有别的办法吗?”张旺问道:“什么事这么急?”叶天道:“菲菲被官兵抓去金陵,随时都有危险,我必须赶去救她。”张旺吃了一惊,道:“只叶公子一个去救三小姐?”叶天道:“剑帝唯恐我们有失,不准去救人,我只好瞒着他悄悄溜了出来。”张旺点了点头,思忖半晌,说道:“这样吧,我送你去苏窦山,那里有大船,雇一只去金陵应不成问题。”叶天大喜道:“好,我们这便动身。” 张旺起锚张帆,缓缓驶离了神剑岛。他大概怕叶天对海路不熟,一面掌舵,一面大声道:“叶公子从苏窦山出发,可径直由吴淞口入长江,不出三、五日便能抵达金陵。”叶天道声:“多谢。”在甲板上坐下来,望向海天交接之处。 午后的阳光十分充足,在海面上一泻千里,仿佛为大海铺了一层金色的琉璃瓦。几只海鸟围着渔船飞来飞去,时而落上桅杆,时而又冲向天空。叶天瞧着它们出了会儿神,暗想:“如果我也能变成一只飞鸟,无忧无虑,在广阔的天地里自由翱翔,那该是何等美妙!”继而他又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这辈子是做不成鸟了,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面对便是,为何总想逃避?回过头来,神剑岛已渐渐模糊,就像投射下来的一块阴影,压在海上,也压在他心头。 过了申牌时分,二人抵达苏窦山。苏窦山乃嵊泗列岛的主岛,自然比神剑岛要大得多,而且颇为繁华。岸边街市林立,游客如织,灯火将附近的海面照得一片通明。叶天午饭未吃,这时不免觉得腹中饥饿,便邀张旺去酒肆共饮几杯。填饱了肚子,叶天又塞给张旺一锭大银,道:“张兄弟不辞劳苦,送我前来,这点船资务必请你收下,一会儿再帮我雇艘大船,张兄弟便可返程了。”张旺推辞不过,只得收了银子,到海边雇妥大船,与叶天就此道别。 叶天一个人乘坐这艘大船,自然无趣得紧,又因思念欧阳菲菲之故,心情甚是烦闷,便拿出从酒肆买来的酒肉,自斟自饮,聊以消磨时间。毕竟这次没有了萧见月等人的陪伴,独自漂在神秘莫测的大海上,他心里多少存了一丝恐惧,喝到五分醉时,便借着酒劲合衣而卧。 这一觉自也无法睡得塌实,恶梦连连,谵语不断,或是梦到欧阳菲菲欢天喜地的嫁给了吕承欢,或是梦到孙扬举剑刺向欧阳菲菲,抑或又梦到自己在黑沉沉的海里苦苦挣扎,一夜之间醒转数次,次日清早,仍觉头昏脑胀,疲惫已极。叶天坐了一会儿,听窗外风声甚微,再不似夜里那般潮音轰鸣,便推窗向外望去。只见岸堤在眼,曲曲折折的伸向远处,便是沿岸的树木也能看个大概。 叶天吃了一惊,冲到甲板上面,极目远眺,再不见白浪滔天,有的只是渔帆点点,在浑浊的水面上起起伏伏。叶天忽有一种重归人世的感觉,冲着掌舵的伙计叫道:“进长江了吗?”伙计道:“早过了吴淞口,已近太仓境内。”叶天大喜,嘟哝道:“这么快!”伙计道:“苏窦山距上海本就不远,余下的长江水路,却比这要漫长多了。”叶天连连点头,望着两边狭长的江岸,心下感叹道:“长江滚滚,原也算气势恢宏,可是见过大海,才知那种波澜壮阔绝非江河可比拟,一山更比一山高,说的大约就是这个道理了。” 如此又行了三日,这天下午,叶天在金陵上元门码头登岸,总算结束了枯燥乏味的水上旅程。不知不觉,走到秦淮河畔,坐了这么久的船,如今一见那些游船画舸,叶天便觉头大,但是他跟欧阳菲菲的初遇正是在这条河上,故地重游,难免又勾起他的许多回忆。 问明了快剑堂的所在,叶天一路疾行,到得快剑堂后墙外,见一株古柳拔地而起,便飞身跳了上去,向墙内观望。这里是快剑堂的后花园,除了应有的花树、假山,中间还有块空旷的草坪,上面用鹅卵石拼成一个偌大的“剑”字。此时正有两名年轻人在草坪上练剑,另有几人在旁边围观。 叶天瞧了一阵,见这二人所使的“无影剑法”似是而非,莫说与孙先河相比,便比孙扬也远有不如,当下叫道:“这种狗屁剑法,在江湖上只能丢人陷眼!”园内众青年听得有人辱没本门剑法,无不呈现怒容,循声望去,只见树上蹲着个白发飘飘却并不算老的怪人。两名练剑的青年双双罢手,一指叶天道:“阁下好大的口气,不妨下来赐教几招?” 叶天身子一飘,落在坪上,众青年见他这轻功身法普通至极,更不将他放在眼里,一名青年道:“葛师弟,你且退下,我先领教领教这位‘前辈’的高招。”他把“前辈”二字咬得极重,无非是在取笑叶天未老头白,轻蔑之心显而易见。 叶天打个哈哈,拱手道:“既然如此,在下也不客气了,请吧。”他抬了抬手,剑鞘突然点向那青年软肋。叶天只想迅速制服他们,也好逼问欧阳菲菲下落,因此这一剑极尽巧妙,那青年尚未来得及应变,肋下早着,“扑通”坐了下去。叶天笑道:“如何?”那青年被点中穴道,动弹不得,嘴上却不肯服输,恨恨说道:“忽施偷袭,算什么本领?”叶天道:“兵不厌诈,在江湖上与敌人交手,可不比你们师兄弟之间的演练,稍一疏忽,命就没了。还有不服的,只管再来。” 那葛姓青年提剑道:“我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叶天传奇》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引君入瓮(二)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叶天传奇”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叶天传奇的引君入瓮(二),叶天传奇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原秋语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叶天传奇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武侠仙侠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gent007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书页目录

叶天传奇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收藏书签红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