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狗哭

更新时间:2017-06-20 01:49:07字数:3236
 第三章 狗哭  宣纸之上,牛海銘画的赫然是自家的大院。  大院东北角的老槐树,那干枯皱褶,宛如盘龙的老树皮,被牛海銘这个六岁的娃,画得是惟妙惟肖,树下还静立着一个女子。  女子眉目如画,长相秀丽精致,大红色的旗袍,得体地穿在身上,风姿绰约,尽显妖娆,简直就是天使的容颜与魔鬼的身材,是个不可多见的美丽女人。  可是,就是这个,画中人,将牛伯吓到了!  这个人,牛伯一眼便认了出来,是村里死去多年的,吴家小姐。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牛伯家的大院,正是吴家人卖给牛伯的。  想着,这一系列的巧合,牛伯心中狐疑:“他的娃儿,是如何画出吴家小姐的,这个女子可是多年前就去世了。”  片刻之后,牛伯有些不淡定了,一把将牛海銘手中的画笔,夺了下来,神色凝重,道:“海銘,你在画啥呢?”  牛海銘,一脸疑惑地看了一眼牛伯,不满地嘟了嘟嘴儿,委屈道:“父亲,海銘画的不好吗?”  说着,更是忍不住,将目光转向大院东北角的老槐树下!  老槐树下,空空荡荡地,什么都没有。  牛伯惊疑不定地盯着牛海銘,没想到,不经意的一眼,却让他在牛海銘的瞳孔里,看到了一抹血色的身影!  兀自地,牛伯被吓了一大跳,冷不丁地便从躺椅上跌落下去,连滚带爬地走到牛海銘近前,揉了揉眼睛,再次定睛去看牛海銘的眼睛。  然而这一次,他却什么都没看到,这才松了一口气,轻声道:“哎!难道是我眼花了?罢了,今天我怎么疑神疑鬼的?”  说完,牛伯便独自进到屋中,他觉得今日发生的一切,太过诡异了,海銘怎么可能见过吴家的小姐?  还有,就是牛海銘的眼底,刚刚明明倒映出一抹血色的身影,难道那空无一人的老槐树下,真的站着什么人不成?  牛伯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但是心里却是更加惊疑不定起来,他决定放出家里的大黑狗,到院子里转悠转悠。  他听人说,黑狗是纯阳之狗,能够避邪,而他家黑狗的眼睛上面刚好又有两点,村里老人都说,这是条四眼狗,能够看到鬼鬼神神的东西。  所以,牛伯就想要试试。  可是,就在牛伯将家里的大狼狗放倒院子里时,那条黑狗竟然莫名其妙地躁动起来,更是一副胆怯的样子,似乎在畏惧着什么,悄悄躲到了牛伯身后,竟然开始对着大院东北角的老槐树是狂吠不止!  看着自家黑狗的举动,牛伯没由来的有些心慌的感觉,心里甚至有种说不出的不安,一把就将还在院子里作画的牛海銘拉进了屋中,不让他在院子里继续呆下去。  也就在这时,晓莉的身影从东边的堂屋走了出来,目光柔和地看了一眼牛伯,走到海銘近前,轻柔地摸了摸牛海銘的小脑袋,慈爱道:“海銘,这段时间,在幼儿园都学会什么了?”  牛海銘看到晓莉问及他的学业,水灵光亮的小眼睛当中,立即闪过一丝兴奋地光芒,大声道:“娘亲,这几天海銘学会画水彩画了呢。”  晓莉看着牛海銘,举着一副画,小手抬得老高,一脸炫耀的样子。  当即便被逗乐了,掩嘴轻笑起来:“乖儿子~画的不错呢。”  似乎是得到了晓莉的夸奖,牛海銘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傻笑起来。  只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晓莉接过牛海銘手中的水彩画时,牛伯脚边的大黑狗,突然像是发了狂一般,对着晓莉龇牙咧嘴地狂吠起来,看那架势,随时都会对晓莉发起进攻!  牛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赶快对着大黑狗,呵斥起来。  心里却是怎么都想不通,今天他的大黑狗到底是怎么了?连主人都要咬?  被牛伯愤怒地呵斥一声,大黑狗才算是安静了下来。  不想,就在晓莉打算进到屋中时,牛伯家,养了5年的大黑狗,在晓莉经过它的身边时,竟吓得夹着尾巴,尿了出来!  “大黑,你尿我脚上了!去!出去呆着去!”牛海銘撅了撅嘴儿,嘀咕一声,用他那肥嘟嘟的小手,在大黑狗头上不满地敲了一下。  任谁都没想到,此刻牛伯家的大黑狗,竟然莫名其妙地尿了一地,似乎是很害怕晓莉一般。  更是,堵在了牛海銘与晓莉之间,死活不愿意挪动半步,看看那架势,完全不想让晓莉进到屋中。  一双黑汪汪的狗眼当中,露出一股,难以掩饰的畏惧与恐惧!  牛伯,看着大黑狗对晓莉畏首畏尾的样子,心中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大黑,在村子,里可是凶名在外,邻里家的大狼狗都被它掐死好多条了,平时也没见它怕过什么,怎么今天自家主人从它身边经过,它反倒无缘无故变成胆小狗了?  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牛伯心里还是留了点心眼儿,他觉得今天家里的气氛,有些说不出的邪气!  晓莉看着脚边大黑狗在地上留下的一摊狗尿,也是不由皱了皱眉,只得呵斥一声,将大黑赶了出去。  夜幕降临,大地被一片黑暗所笼罩,牛伯和晓莉将牛海銘送到隔壁房间休息。  但是,这一晚,牛伯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因为被晓莉关在外面的大黑狗,也不知道是咋了,一个劲儿在院子里叫个不停,那叫声,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儿不停抽噎地哭声那般,让人心里听着发毛。  而卧室的大门,更是不断发出吱吱作响的响声,是大黑在屋子外面,拼命地抓门带来的响声。  眼看已经快要晚上十一点了,想着明日还要帮别人做棺材,牛伯忍无可忍之下,终于打开了房门,看着趴在屋子外面满眼委屈的大黑,怒喝道:“滚蛋!你他妈的,吃饱了睡,睡醒了吃,还不用干活,老子还得休息呢!”  大黑狗,被牛伯呵斥过后,夹着尾巴,背对着牛伯,可怜兮兮地,一步一回头,很不情愿地去院子西边的小平房下面趴着了,嘴里还是一个劲儿发出呜呜地哭声,只是声音小了很多。  直到院子里的声音,小了下来。  不知何时,牛伯沉沉也地睡去了,只是睡着了之后,他感觉到浑身冷飕飕地,半睡半醒之间,想要起夜,便打开了屋子里的钨丝灯。  然而,起来时,牛伯却发现床上没了晓莉的影子。  牛伯当时也没怎么在意,他觉得,可能是晓莉也和他一样起夜,先出去了。  所以,就坐在床上干等着,眼看二十分钟过去了,窗户外面传来“滴滴答答”雨打芭蕉的声音,晓莉依然不见踪影。  牛伯,此时也有些失去耐心了,掀开被子,打算下床,然而,当他低头去找鞋子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呆住了!  只见,晓莉的鞋子,好好地放在床边,地上,莫名多了一排,湿哒哒的脚印!还是赤脚的脚印!  “怎么会这样?”  牛伯惊疑不定地看着地上湿漉漉的脚印和水渍,立即发现,这一排脚印,是通向海銘的房间!  猛地,牛伯,莫名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也顾不得别的了,赶快踏着鞋子,向着海銘的房间走去!  打开灯的一瞬间,牛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后脑勺都炸了毛!  牛海銘的房间地面上,残留着大片,大片的水渍,与一排赤着脚留下的脚印,他儿子,却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下一刻,呆立在房中的牛伯,便猛然警醒,推开房门,向着院子里冲去!  屋子外面,大雨滂沱,电闪雷鸣,呼呼地冷风呼啸着,让牛伯浑身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黑漆漆的院落里,空空荡荡的,除了他家的大黑,还蹲在院里,对着西南方的方位不断呜呜哭泣,哪还有晓莉和牛海銘的影子?  莫名地,牛伯突然想起来,村里老人曾经给他讲过的一件邪乎事儿,就是关于狗哭的传言!  相传,如果哪家的狗,无缘无故大哭,就要当心了,因为灵性强的狗,能够看到鬼神,甚至能够闻到死亡的味道儿!  如果狗狗,对着某个方位哭泣,很有可能这个方向就会有人死去!  牛伯不知道,这个说法的真实性与否,但是,狗哭,死人的列子,倒是真实存在的!  牛伯记得,曾经村子里有条流浪狗对着一家厂房的大门,呜呜咽咽,哭了一天一夜,结果第二天,厂房失火,烧死了好多人,他听人说,被烧死的那些人,几乎都被烧成了焦炭,死相别提多吓人了!  牛伯,不敢再往下想下去,有些惊疑不定地盯着院子里,呜呜哭泣的大黑狼狗。  心里忐忑不安起来,一股子无法形容的恐惧感更是油然而生,当下,便焦急地对着大黑狗,咆哮道:“大黑!晓莉和海銘呢?”  牛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一只狗说话,可能是被狗哭的传言吓到了,心里焦急,造成的。  谁想,就在牛伯,一声大喝之后,大黑狗,竟耷拉着耳朵,夹着尾巴,畏首畏尾地,向着大门的方向挪去!  牛伯一看大黑狗的样子,难道是想要带路不成?  可是,就在他看向院门的时候,却发现,院子的大门,是开着的!  都说,狗仗人势,其实不然。  狼,有狼王。狗和狼是近亲,在狗的眼里,主人就是“狗王”,有王在,它便无所畏惧!  似乎是身边有牛伯跟着,大黑也从胆小狗,变成了胆大狗儿,瞬间恢复往日的凶气,翘起尾巴,龇牙咧嘴,带着牛伯,疯狂地,向着西南方的黑暗中狂追而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牛鬼道长》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牛鬼道长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三章 狗哭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牛鬼道长”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牛鬼道长的第三章 狗哭,牛鬼道长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夜魁小说的支持,更多与牛鬼道长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悬疑灵异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gent007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