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墓迷云

第十一章 南柯鬼梦

更新时间:2017-08-13 09:31:24字数:3090
还没等我回过神,感觉背后有人拉我,我扭头一看,竟然是米老板!他不由分说又在我脸上头上抹了一团散发着腐臭的烂泥,把我拉到了他旁边。等那诡异的队伍走远了,他才恼怒地用生硬的普通话埋怨我道:“晚上不睡觉,出来瞎逛啥?要不是老汉我起来撒尿认出你,早被返乡的僵尸抬走了。赶紧回去!”说完就要离开。我顿时反应过来,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满嘴都是臭烘烘的烂泥,赶紧吐掉嘴里的臭泥,顶着恶心,叫住米老板,半天才控制住麻痹的舌头告诉他,耳朵还在队伍里呢。米老板一惊,赶紧往队伍远去的方向跑去,我也只能跟着,跑了大约五六分钟,对面过来一个人,也是蒙着面,拿着一副奇形怪状的铜锣。米老板赶紧叫住他,问道:停好了?那汉子一惊,答道:停好了。米老板赶紧说道:不好了,里面混了一个小伙子。那汉子一愣,虽然看不出他脸色,但通过米老板惊恐的表情,我也是脊背一凉。汉子用蹩脚的汉话教我跟着他,我只得跟着,扭头一看,米老板却没有跟过来,还在原地害怕得发抖。我有点犹豫,但一时也顾不得这么多,还是跟着蒙面的汉子来到寨尾竹林里一座孤零零的诡异吊脚楼前。汉子打开门,又转过身,脱下他那画满符咒的斗笠,戴在我头上,又抓了一团楼底的烂泥敷在上面,对我交待了几句,然后才叫我跟着他四肢着地地爬了进去。我一进门,才发现这座吊脚楼原来没有窗子!刚爬出月光的范围,就感觉里面黑漆嘛唔的,啥也看不清楚,难怪刚才在外面就觉得哪里不对不对的。正在惊惧,前头的汉子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子,轻轻摇了摇,竟然亮起来星星点点的荧光,原来袋子里装了十多只大萤火虫。我借着荧光抬头一看四周,顿时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大屋里,竟然靠墙站着二几十个苗族服饰的男女,已经被拿掉了头上的黑布套。只见他们脸上画着奇怪的符咒,一双双眼睛半睁着,并无一点生气。我还在惊恐,汉子回身示意我跟上,我赶紧低下头,随着他爬过一具具尸体身后狭窄的空间。每一步都无比艰难,我只恨自己脑后没有生出一双眼睛,极度恐惧下偏偏看不到身后的情况,让我每一秒都唯恐那些站立的尸体会伸出枯手抓住我。正当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顶出嗓子眼的时候,前面的汉子终于停了下来,我顺着他手指一指,顿时看到,在一具妆容妖艳的清瘦女尸背后,赫然站着我那挨千刀的损友耳朵。只见他翻着白眼,表情出奇怪异,正在用一种似笑非笑的扭曲嘴脸对着身前那具背对他的女尸痴笑。我赶紧向赶尸的汉子点了点头,表明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那汉子还是蒙着脸,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见他轻轻从衣袋里摸出两张画了奇怪符咒的黄纸,慢慢站了起来,一张贴在女尸顶上,一张则贴在了耳朵额头。说来也怪,那傻笑的耳朵,一着符纸,竟瘫软下来,一下子滚到我面前。我见状,赶紧按汉子进门前交待的,把斗笠上的烂泥一股脑儿往耳朵的七窍里塞,塞得差不多后,才像拖死狗一般,小心地绕过尸体,把耳朵拖到了门口。整个过程我只觉得神经高度紧张,心情比我做手术时还要复杂,最紧张时,甚至几度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直到赶尸的汉子也爬了出来,关好屋门之后,我才感觉心里长舒一口大气。和汉子抬着昏迷的耳朵回到大路上,终于看到米老板远远地牵过来一匹马儿,于是和他一起用马儿把耳朵驮到了那汉子位于寨门旁的吊脚楼中。进门坐定,喝了一碗味道古怪的药汤,我才感觉舌头慢慢恢复正常。屋里还有一个年轻人,年纪看起来比我要小,他的汉话比那赶尸汉子要好,趁给我打水洗漱的当儿,稍微跟我解释了下情况。原来那赶尸的汉子是他爹,也是他师父。两人一直相依为命靠走脚为活。今儿实在不凑巧,他路上吃了碗凉米线,回寨子时刚好赶上肚子疼,就先回了寨口的家里方便。他爹在尸队末尾打锣,自然没有发现乱入的我和耳朵。正常情况下一般人遇到赶尸的队伍,听到锣声都是要避让的,怕被夙愿未了的僵尸离魄上身。只有我和耳朵两个倒霉鬼,躲还来不及,竟然主动闪现撞枪口。我问他那敷脸的烂泥有什么作用?他犹豫了下回我道:那些都是吊脚楼下混了死人畜腐肉的年久阴泥,能够阻截阳气。我闻言,胃里一阵翻江,一口闷不住,吐了一脸盆,连胆汁都呕出不少。小时候就听唐瘸子说赶尸的都吃过实心肉,鬼魂僵尸才看不到。那救下我的米老板多半也吃过,只是,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入口的一刻,那味儿,怕是永生也难忘了。说话间耳朵也醒过来了,见我在旁边,一时搞不清状况。还没跟走脚的赶尸匠父子道谢,竟然先眉飞色舞地咬着舌头地跟我绘声绘色地说道:他刚才做了一个美梦,梦里的美女虽然是个风骚香艳的失足女,但姿色不错,生世又可怜,他花了好大力气才说服她脱离风月场,改行回家——俨然一副渡人回头的高大上模样。我也懒得听他扯淡,心说看你之前那猥琐样,也知道你想怎么渡人回头是岸了。眼看折腾了大半宿,东边也麻麻亮起,赶紧匆匆带他跟走脚父子道了谢,准备回我们借住的吊脚楼。话说回来,若非身上没带现金,否则百十张毛爷爷也是抵不过人家救咱这一命的功德的。从吊脚楼出来,耳朵说舌头麻麻的,根本感觉不出味儿。随即问我,嘴里的泥巴是啥玩意,药吗?闻起来臭臭的。我突然想起他还没来得及喝那解麻痹的汤药,走脚的小伙倒是也说麻痹睡一觉也会自然消退,想到这里,我打了个呵欠,敷衍耳朵道:对,就是药,吞下去舌头就好得快了。耳朵闻言,把脸上残余的烂泥也一并裹了进去。还不时嘟哝:“良药苦口,真TM是良药口臭啊……”第二天起床后,耳朵打着呵欠跟我借牙膏刷牙,我一闻到他那浓浓的口气,直接隔着老远把牙膏丢给了他。啃着糯米馒头,跟着马队离开苗寨后,几次回头,远远看到寨尾竹林里停尸的那座阴森森的吊脚楼,我的身上还是会泛起一阵阵凉意。这一路,梁虎和张燕明显不如之前精神,两个人都顶着熊猫一般的黑眼圈,看得出困了一夜。刚好走过一条小溪,张燕一个愣神,滑倒在溪水里,崴了脚。另一边的膝盖也磕破了皮。我看到情况,赶紧来到他俩跟前,先给她用碘酒止了血,又从药箱里翻出冰袋和喷雾剂,先敷住脚踝,又在周围的淤血红肿处喷洒了气雾剂。处理停当后,我还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主动提出帮张燕分担一些行李。梁虎本来想拒绝,怎奈他也没甚精神,只得极不情愿地跟我道了谢。我也不在意,和耳朵一人背了一些张燕负责的装备,往前走去。队伍继续行进,因为山势变得陡峭,人与人间的间隔逐渐拉远。走着走着,阿霞见耳朵体力不支,落在了我后面有一段距离,趁机放慢脚步,和我并肩而行。忍不住好奇地问我,我们跟梁虎看起来互相看不顺眼,按我这有仇必报的性格,怎么突然对他俩这么照顾?我怎好意思说出昨晚和耳朵整得他俩睡不着觉的事情,只得大言不惭地说还不是因为队医的职责所在。随即问她既然关心张燕,为何不直接上前帮忙?阿霞一惊,只得解释道,本来她和张燕是同一批次进入文物办的年轻人,宿舍也是两对门,经常一起做饭,关系一直不错。而梁虎追求阿霞被拒的事本来只有他俩知道。谁知张燕和梁虎好上后,结婚当天,梁虎喝醉了,自己跟张燕说起了追求阿霞遭拒的事,让张燕觉得她是梁虎追不到阿霞的备选,两人因此大吵一架,差点离婚。后来醒酒的梁虎认错后二人关系有所缓和,但张燕还是迁怒阿霞,从此就不再和她说话。我向来对女生之间各种理由奇葩的撕逼鲜有研究,只好稍稍安扶阿霞,宽慰她说张燕已无大碍,让她不用担心,更何况,友谊的小船就算翻了,不还有咱这艘终身保修的航空母舰在后头护航吗,何必苦抱实心独木舟,一沉到底。阿霞闻言,被我逗乐了,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笑着别个头去,一甩干练的马尾,步履轻快地跑开了。留下我独自感概,小妮子这逆天的身体素质,和 “最强‘玩’者”的某人简直是天壤之别——这么陡的陂,如履平地似的,看来平时还真没少出外勤上山下乡历练。正准备迈步,身后不远处,冷不丁地,突然响起耳朵一个酝酿已久的喷嚏。

月票双倍计算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1.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2. 捧场500纵横币
  3. 捧场10000纵横币
  4.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非常盗墓贼》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非常盗墓贼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十一章 南柯鬼梦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非常盗墓贼”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非常盗墓贼的第十一章 南柯鬼梦,非常盗墓贼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七月断魂音小说的支持,更多与非常盗墓贼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悬疑灵异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gent007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