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睹物疑增

更新时间:2018-02-14 07:40:34字数:3593
第二十三章 睹物疑增冯玉嫽来到田彬家。 “你?玉林?你怎么在这儿?”开门的是宋玉林,玉嫽有点吃惊。“玉嫽?是你?妈!你看谁来了!”宋玉林见是冯玉嫽,高兴的喊了起来。“玉嫽,你也出来了?啥时候?怎么没事先通知我们去接你?快进来!”田彬见是冯玉嫽,很开心的样子。田彬本来长的出众,在狱中由于心态好,并没有受到多少折磨。出狱后恢复了行政待遇,精神上又焕发了青春。玉嫽见玉林喊田彬是妈,一脸疑惑的看着。“没想到吧!这是我儿子,宋玉林。现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我儿子给我们当了几年的通信员,外面的许多事,都是他每次来探望对我讲的。我早就知道你们是同学,这傻小子还经常要我照顾你。”田彬笑着说。“原来是这样,也不早告诉我。”玉嫽感激的看了一眼玉林。“里面那几个都怎么样?秀玉和招娣还天天打嘴仗吧!”田彬问。“还是老样子。你走后是秀玉当舍长,扫娣还是天天骂骂咧咧的。这个人其实心眼儿挺好,就是嘴贱。也难怪,在里面闲着没事儿,活跃下嘴皮子是种娱乐。秀玉估计还得两年,招娣最快也要四年。我走的时候,两个人哭的泪人似的舍不得我走。啥好地方,还有舍不得别人离开的。外面的人听到肯定会笑我们这些人。”说起这些,玉嫽笑了起来。“是啊,在里面呆久了,会觉得那就是生活。其实也不能说在里面完全没有收获,至少明白了一个人仅仅了解自己能做什么还不够,还要明白自己不能做什么,或者说自己需要什么样的生活。当你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天底下没有什么比与家人在一起生活再幸福的了。”“家人?可我的家人支离破碎,回不到从前了。”玉嫽想起已经走了的爸爸和丢失的儿子,伤感的说。“命吧!虽然说许多事有因有果,可有的时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有时候把这些归结到命运的波折,心里会释然许多”“虽然是我把自己搞的遍体鳞伤,家也支离破碎,但我不认命。我的命是自己的,不能总受人摆布。真的田姐,不对!现在我该叫你阿姨。我是被人陷害的,一定要洗清身上的冤屈。”“有冤诉冤是对的,我就是例子。如果出来后不坚持申诉,可能现在还是戴帽反革命。只是别把申冤当作人生的目标,那样会毁了你的以后。既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就必须有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首先要落实自己的生活,有了生活的基础才能谋划其它的事。”“我的事应该不会太复杂,肯定是冤枉的。”“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几年过去了,连公安局都搞不清的东西很难查。我不反对你查找真相,提醒你还有妈妈。要先安顿好生活,站住脚后再找线索。既然你叫我阿姨,就当你是孩子。我不希望你因为查找真相耽误了一辈子,那样不值!”“放心吧阿姨,我有分寸。”“没有想到一个那么温柔的人会变得如此紧强!”玉林看着如嫽说。“你没听说吗?监狱也是个大学堂,许多在外面学不到的东西在里面却能学到。它对人的锤炼是任何地方都比不上的。你呢玉林?还那么老实吗?”玉嫽问他。“想不老实,可总学不来。”玉林腼腆的说。“他呀!像他爸,想学坏都坏不了。”田彬对玉嫽说。“这是他的本质,这样过自己的日子也不错。”玉嫽说“有什么地方需要我的话,尽管吩咐,我坚信你是被冤枉的!”玉林说 。“谢了!我和田阿姨都是炉火悴炼过的,这方面你还久缺。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玉嫽说。“玉林也不是当年的毛头小伙子了,做事挺有数的。”田彬说。“还是早点娶个媳妇进门,给阿姨生个孙子,让她过上含茹弄孙的生活。”玉嫽笑着说。“自己的坟都哭不过来,还顾着乱葬岗。”玉林瞅了一眼玉嫽。“哟!是有长进了,会讲这种话了。”玉嫽以前很少见玉林开玩笑。“乱讲!跟玉嫽别说这种话!”田彬说了儿子一句。从田彬家回来后,玉嫽没有急于找工作。她要沉淀一下自己,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想以后怎么办,如何才能查出事情的真相。她清楚正常申诉这条路已经被堵死了,连监狱的监察室报上去都被打回了,出狱后更没有人会理睬。公安部门会坚持自己的斟察结果和判断,检察院会认为当初起诉的理由充分。法院更不会主动纠错,反而会寻找各种理由阻止立案重审。自己目前确实提不出新的证据,仅仅凭回忆出的点滴和分析,无法说服他们。李天池死了是事实,她当时在场也是事实。虽然所有的都是孤证,或者说是推理。可按正常思维,这些判断有合理的成份。虽然心里觉得很冤,可不想再让妈妈担心。她要冷静下来,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绝不轻易出手。不经意间,她打开了出狱时还回来的个人物品。这包东西出来后一直没有动,不想或者不敢打开它。里面有一个传呼机,两块手帕,两块手表。传呼机是她用过的,几年未用,电池都腐蚀的渗出了已经凝固的碱液。一块上海牌的女表,是参加工作时爸爸给买的。一块老旧的欧米茄表,是翔宇当年带来的。还有两块手帕,十几元钱,都是自己的东西。是公安局拘押时她的私人物品。宿舍和办公室里的私人物品,在检查后都交给她父母了,只有贴身的东西随她进了监狱。翻来翻去没有头绪,烦燥之下随手把这些东西扔到了床上。她仰躺在床上,眼瞅着天花板,曾经的往事像电影一样出现在眼前。她想起无忧无虑的小时候,爸爸每天教她背诗,教她写毛笔字。给她讲家里老祖宗的故事,讲过去家里是如何的荣耀。她想起上小学时如何的不听老师讲课,做了多少恶作剧。想起自己报考中专时,爸爸不同意,要求她无论如何也要上高中,一定要考大学。她如何说服爸爸妈妈,还卖弄些“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话。她要尽快参加工作,要早早下来挣钱孝顺父母。现在,爸爸走了,自己的生存都没有着落。玉嫽想到这里,深深叹了口气,翻了一下身子。突然,散落在床上的两样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为什么是两块手表?还有两块手帕?平时她会戴块上海坤表,兜里放一块手帕,这是习惯。现在为什么成双了呢?她一骨殔爬了起来,把手表和手帕拿在手里。“咋会事儿?”她在想,开始仔细回忆。“不可能!”这些都是随身物品,要带也只能带一件,怎么可能成双呢? 这块欧米茄表当时坏了,找了几家店都没有修好。后来是彭明骏主动要帮她找人修,啥时候修好还回来的?又怎么成了个人随身物品进监狱了呢?太不合情理了!手帕!这个绣着一枝梅花和冯字的手帕确实是自己的。那是上中专时,放署假闲着没事儿,看村里的人绣花,自己当玩买了几块,每块绣上了自己的姓。自己兜里怎么可能同时装两块手帕!过去的镜像映入了眼帘!在舞厅跳舞,彭明骏曾经想侵犯她,被她拒绝了。彭明骏当时尴尬的冒汗了,她把手帕递给他,让他擦汗。后来这个手帕并没有还给她。这块手帕什么时候又回到了身边?印象中一直没有还回来,她出事的当天并没有见到彭明骏。玉嫽想来想去也想不起彭明骏什么时间给她手表和还回手帕,难道是那天彭明骏来还她手表和手帕,因为自己不在放在办公室?可手帕明明是掉在李书记的办公室,这又作何解释?玉嫽出汗了!不敢想象的东西涌上脑门。彭明骏那天一定来过,很有可能到过李书记办公室。想到这里,玉嫽的身体开始发冷,拿在手里的手帕掉了下来。真要如此的话,伤害李书记的人一定是彭明骏,陷害自己的也是他。怎么可能!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人会陷害她吗?他跟李书记并没有结仇,平时挺谦恭的样子。难道仅仅因为配方泄密被李书记揭露了?这一点玉嫽也有怀疑。结合彭明骏在美净厂有投入,现在基本可以肯定厂里的配方是彭明骏拿走的。为配方泄密杀人,怎么可能呢?不至于啊!怎样才能核实呢?直接问彭明骏的话,他不会承认。他会说手表是此前放在办公室的,手帕早还她了。至于配方泄密,他即使承认,也说明不了什么。并不是多大的事,没有人再去追究,也不会与李天池的死有直接关系。太可怕了!玉嫽突然觉得彭明骏有点可怕。没有想到这个人城府如此之深。之所以此前不愿意怀疑彭明骏,一方面是怀有感情,另一方面自己入狱以后,他一直照顾家里。帮着送走了她父亲,照顾她的妈妈和儿子。还不辞辛苦的帮家里在城里买了房子,把处理财产的十几万元钱交给了她母亲。出狱以后,彭明骏仍然对自己关怀备至,可以说胜似亲人。眼前的一切让玉嫽既感到清晰又模糊,一会儿认定彭明骏就是陷害自己的那个人,一会儿又否定了这种想法。玉嫽对彭明骏产生了怀疑,也有了警惕。她谢绝了彭明骏多次进厂工作的邀请,没有回洁净厂,而是加入了打工一族。因为服过刑,算是有污点的人。正式单位没有接收的,她只好到一家成衣厂干临时工。冯玉嫽在监狱服装厂干了五年,各种服装都做过,机器也使用熟练了。人聪明,学的快。手艺好,动作麻利。在计件工资制下,她的收入是车间打工者中最高的,并且被重用当上了服装设计定制师。服装设计定制师是服装厂的技术工,需要会服装款式设计,平面款式图绘制、服装结构设计及样版制作。从事这项工作不仅需要熟悉服装加工设备和各个生产环节,还需要一定的文化知识。在服装厂,是紧缺人才。国家还没有服装设计定制师职称,只是选用能胜任这项工作的人员来做。这项工作技术含量高,薪酬也比一般工人高很多。玉嫽得心应手,监狱规范化的严格管理让她养成了一丝不苛的劳动习惯,很受老板的赏识。突然间发生的一件事,让玉嫽又与洁净厂发生了关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岁月留痕A》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岁月留痕A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十三章 睹物疑增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岁月留痕A”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岁月留痕A的第二十三章 睹物疑增,岁月留痕A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文贝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岁月留痕A无弹窗相关的优秀都市娱乐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gent007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